产品分类

新闻中心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淡水养殖 > 文章
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:我国5G商用条件比美韩更成熟

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:我国5G商用条件比美韩更成熟

6月6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向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颁发了5G商用牌照。 我国成为继韩国、美国、瑞士、英国之后,全球第五个5G正式商用的国家。

这标志着我国5G商用元年开启。 然而,5G虽然是目前全球最热的词,但它究竟是会给中国和世界通信产业格局,以及经济发展带来哪些变化?我国目前5G发展的真实水平如何?离大规模商用还有多远?日前,南方日报记者在广东院士联合会协助下,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、广东院士联合会创会会长邬贺铨,解码这些有关中国5G的答案。 南方日报记者吴珂林亚茗通讯员袁仕联发自北京“中国5G商用时机已成熟”南方日报: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5G?邬贺铨:5G是新一代的宽带移动通信技术,它和前几代的不同在于,1G到4G基本上是面向个人的:1G使我们可以不用固定电话,手持电话即可通话,但还不能完全覆盖;2G让手机到哪里都可以通话;3G不仅能打电话,还可以上网;4G可以发送视频,微信因为4G其能力更强大了。 而5G不仅是面向消费者的应用,它更是面向智慧城市、车联网和产业的应用。

所以说,4G改变生活,5G却能改变社会,会扩展到更多的应用。

南方日报:近年来全球兴起对5G技术的高度关注,此前韩国和美国争相发放世界首张5G商用牌照,但应用后似乎反映不太好?邬贺铨:对,韩国比美国提前2个小时发放商用牌照,但其开始时只有6个终端,而且它的5G只能提供宽带,并不能提供5G其他能力。

美国5G采用的是高频段,也叫毫米波频段。 这种传输的距离比较短,而且容易受到树叶、建筑物的影响。 另外,韩国和美国的5G网络都没有变,是基于原来的4G网络,靠5G的基站与终端得到宽带的业务,但无法充分发挥高可靠、低时延和大连接等特点,所以效果没那么好,系统也不够稳定。

南方日报:我国5G商用的条件是否已经成熟?邬贺铨:我国启动5G的商用跟发达国家同步。

而且,我们的商用条件比美国、韩国等国家都要成熟。 这是因为:第一,华为相比其他的供应商,基站更成熟、更轻便、功耗较低,华为5G基站对外发货已经超过10万个;第二,华为已经生产终端了,芯片也是自己的,因此竞争力相当突出。 南方日报:中国的5G实力在世界上的真实水平是怎样的?邬贺铨:中国提出与5G有关的专利总数,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统计。

但业内公司最重视的是标准必要专利,也就是写入5G标准里面有多少专利,这才是技术分量中最重要的。

华为在这方面是世界领先的,而中国几家大公司加起来的标准内专利总数更加有优势,占到全球5G标准必要专利总数的30%以上。 5G的实力还体现在产业上,与其他国家相比,中国的5G产业链最全。 “广东5G技术和产业基础雄厚”南方日报:在您看来,成熟的5G应用会体现在哪些方面?邬贺铨:一是带宽,现在4G的峰值速率在100M左右,5G在毫米波段时大约为20G,即便不是毫米波,在6GHz以下的频段,也有G比特量级的峰值速率,对应的情形是,在终端可以看8K电视,使用虚拟现实(VR)和增强现实(AR)时,能获得很好的体验。

第二个我们称为高可靠、低时延。

5G是按照500公里/时的运动速度设计的,意思就是如果高铁时速到达500公里时,终端还能稳定地看视频、通话等,这在4G时代是做不到的。 另外,它将无线端口的时延从过去的10毫秒压缩到1毫秒。 这意味着,在高速公路上即使每小时200公里的时速,车联网也可以借助5G给出快速的反应,避免交通事故,因此,5G未来会促进辅助驾驶、无人驾驶的应用。 5G的高可靠性不仅可用在车联网,还适用于远程医疗和工业互联网等场景。 第三个就是大连接,就是一平方公里能连接多少个传感器到网络。 5G时代,1平方公里能连接100万个终端,而4G时只能连接10万个终端。

为什么要连接这么多呢?比如说,8车道公路上有很多车,每台车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个传感器,车联网大连接可以同时接入这些传感器,实现车与车以及车与路之间的通信,便于交通协调与管理。

南方日报:这些都是5G最好的应用场景吗?邬贺铨:真正5G什么场景应用最好?目前谁也说不准。 就像3G刚出现时大家不会想到微信这么火,4G出现时也不知道视频和移动支付这么火。

近几年,随着4G的升级以及提速降费,短视频等兴起来了。 所以移动通信业务基本都要网络能力具备以后,才不断被开发出来。 不过,并不意味着网络不需要做什么准备,5G的网络采用面向服务的架构,该平台以类似APP的开放方式来生成业务,可灵活适应业务的未来发展。 5G的发展,关键要靠应用和市场驱动,只有给用户创造了价值,他们才会去买5G的业务和终端。

南方日报:您作为广东人,也是广东院士联合会创会会长,比较了解广东的产业状况。 您认为,5G对广东产业发展具有怎样的意义?邬贺铨:从全国范围来说,广东在发展5G方面具有雄厚的技术和产业基础。 华为和中兴两大通信巨头总部都在广东,都在做5G。

而华为在5G技术上已经走在世界前列。 广东也是全球移动通信终端的基地。 5G与内容服务相互促进,广东有腾讯等互联网企业,会基于5G开发出更多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的移动互联网应用。 同时,5G和高清电视结合将推动电视产业的升级,给电视产业带来新的应用方向和市场。 而广东是电视产业的聚集地,实力雄厚,5G技术将为广东电视产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。 5G将移动通信从面向消费者扩展到面向产业应用,广东正在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,5G将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,强力支撑产业转型升级。 另外,广东当前大力发展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和产业,如深圳有鹏城实验室,佛山有智能制造研究院。 5G与物联网、人工智能的结合,对广东高科技产业发展大有裨益。

同时,广东正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,5G在智慧城市的建设方面也将发挥重要作用。

“大规模商用需解决基站数量和终端价格问题”南方日报:您认为我国何时才能实现5G的大规模商用?邬贺铨:5G可以与4G基站同址,但现有的4G基站数量是远远不够的。

5G需要的基站数是4G的4—5倍,基站的建设包括室内的覆盖需要一个过程。

另外,现在的5G终端还比较贵。 随着网络覆盖范围加大,5G的用户数增加,5G手机成本将随规模而下降,其价格会与4G终端相当,消费者自然而然就会换5G手机,商用的规模也就越来越大。

以4G为例,从出现到当前的应用规模,大约用了6年时间;5G要实现这个规模,预计需要8—10年时间。 南方日报:我国要实现5G大规模商用,还需要解决哪些问题?邬贺铨:5G提速还有诸多瓶颈,芯片和操作系统等基础核心技术需提高自主可控水平,毫米波频段的产业差距需尽快弥补,毫米波频段已分配的应用还需要协调,以便为5G腾出频率空间。

6年来,4G网络建设到目前的水平大约花费了8000亿元;如果5G要建成大规模商用,约需要1万亿元甚至更多。 因为5G的频率高、容量大,所需要的基站数量比现在多得多。

除了投资,基站的建设还需要解决选址问题,一些人担心5G基站的电磁辐射,事实上,我国移动通信基站辐射标准比欧美要严格很多,而且5G因蜂窝半径小,发射功率还会低一些。 未来5G的价值,将更多要体现在产业数字化上,这需要得到垂直行业的密切配合。

(责编:庄红韬、杨曦)。

刺猬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刺猬养殖www.51461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